抟泥幻化,院藏陶瓷精华展,台湾故宫博物院

陶瓷,是文明的象征。从采石制泥、拉坯成形、施釉敷彩,至入窑烧成,软泥转变成了坚硬的陶瓷,恍如质材幻化。每件作品背后的文化因素,让造形、釉色和装饰纹样呈现出丰富多元的面貌。帝王、监造者、工匠和使用者,共同形塑出时代的风格。陶瓷器吸引人之处,在于它们呼应着渊远流长的历史记事脉络,同时也从窑业发展网络中反映出不同文化相互交流的现象。

国立故宫博物院典藏的陶瓷器,多数承接自清代皇室典藏,再辗转播迁来台。这些来自北京、热河和沈阳三处皇宫的陶瓷器,皆有清楚的典藏号可以追溯出它们原来陈设之所在,形成与其他公私立博物馆截然不同的特色。例如:宋以前的陶瓷器,本院收藏不丰,然而却拥有傲视全世界的宋代名窑、成化斗彩、盛清的瓷胎画珐琅,以及明清各朝的官窑瓷器。

本展览乃根据本院典藏切入,观察各个时期、各个窑口的不同釉彩变迁,及官样装饰在不同阶段的发展。整个展览依序分成「新石器至五代」、「宋~元」、「明」和「清」四个展区展出。「新石器至五代」呈现陶瓷器由原始到成熟的阶段。宋金元时期则从生活美学的角度,来看各个窑口瓷器的装饰与美感。明朝部分旨在陈述景德镇御器厂的成立,烧造瓷器成为国家大事,而地方民窑亦与之竞争市场。清朝部分,呈现康雍干三朝皇帝亲自指挥御窑厂,官样影响发挥至极致的现象;随着国势式微,终导致晚清的官样作品混合着民间趣味。

陶瓷足以作为人类活动的见证物。此次展览,除了让观众了解中国陶瓷发展梗概之外,更希望藉由展览引来交流与回响,让历史典藏能再蕴酿出源源不绝的新发想。

陶与瓷
陶器和瓷器,都是取土和水、抟揉成形、火烧烘炼而成的器类,改变了泥土的物理性与化学性,是远古人类利用自然资源的重要发明,至今不歇。

陶器取土容易,不需太高温度便可烧成;因此世界各个古代文明多能制陶,各具特色。陶器胎体多半粗松,即使有的外表施有莹亮的低温釉彩,也仍会渗水,敲扣之声音瘖浊。古代中国常用为建筑用材、随葬明器、酱醢酒水的容器。

瓷器选取高岭土类细腻瓷土成形,外表施有玻璃质光滑的釉料,高温烧成,轻轻敲扣,会有清朗响脆的声音。中国因瓷土丰富,最早发现瓷器窑烧的奥妙;并逐渐制作出青瓷、白瓷,乃至各类釉下、釉上彩料的绘染,刻划、模印、堆贴等装饰,缤纷丰富,多为餐饮、贮存、陈设赏玩之用,也供作祭祀、礼仪之器。

陶瓷器的胎釉经火烧结,不易在时光流变中风化消蚀;因此古代遗址中常见有陶瓷破片,记录了人类文化的轨迹。研究者也常透过观察烧造痕迹,了解不同时期、不同地区的陶瓷制作技术。

新石器时代~五代
新石器时代晚期,各地陶器纷作,呈现初民活泼盎然的生命力。如黄河上游的仰韶文化的彩陶,以红、黑、白色彩绘鲜明的几何图样;黄河下游龙山文化的黑陶,则光泽黑亮、细薄如蛋壳;大汶口文化的白陶器皿,也端整工细,足见选土作器、窑烧技术的进步与多样的美感。

陶器也在中国「事死如事生」的丧葬文化中扮演重要角色。随葬的人俑、明器,常以陶土塑成。艺匠们捏塑堆贴出仪仗、宴乐的生前景象,和趋吉避邪的死后灵界;这些形形色色的伎乐、仆从、文官、武卫,或鸡犬牲畜、楼台宅院,多见古代社会风貌和审美情趣。陶器外表也常加上低温釉彩的装饰,如汉代喜爱绿釉、褐釉,古拙沉静;唐代则常黄、绿、褐釉诸彩并施,鲜艳淋漓,后者遂有「唐三彩」之称。

带釉的高温硬陶在商代已能见及,至春秋晚期的浙江地区已发展出釉色匀亮的青瓷礼乐器皿。不过瓷器的大量烧造还自三国两晋起,有国家工师参与制作,也迅速为高官、雅士所喜爱,「瓷」字也开始见于诗赋吟咏中。

隋、唐以后,窑业技术普及,瓷器成为无分贵贱通用的器皿,窑场广布各地,南方越窑青瓷、北方邢窑白瓷最受喜爱,而定窑、长沙窑等瓷器也大量销售邻邦,远及埃及、两河流域。

宋~元
宋、金、元时期,瓷器的烧造普及,著名的瓷窑通常以地名称呼,造形、釉色、装饰技法、制作技术,各胜擅场,各具独特的风格样式。

此时的白瓷作品,北方以河北的定窑、南方以江西的景德镇窑为中心;前者釉色牙白,后者青白,二者皆擅长以流畅的刻划或规整的模印为饰。黑釉瓷以福建的建窑最享盛名,釉间结晶如兔毫。花釉瓷则以河南钧窑为中心,在乳浊青色中流淌出蓝紫变化的色彩。此外,同样运用氧化铁为着色剂,却烧出不同色系的青瓷。如耀州窑的橄榄绿、汝窑的天青、官窑的粉青及龙泉窑的梅子青,韵味各异。此时期的瓷器釉色素朴、典雅,造形简洁、优美,装饰纹样上则多见撷取生活及大自然题材的风尚,深受皇公贵族、平民百姓,甚至海外市场的喜爱。

本单元依瓷釉色系、窑口和时代的区分,将展品结组成白瓷、黑釉瓷、青瓷及花瓷等不同的组群,依序陈列瓷器在釉色、纹样、器形及技法上的发展与演变。


陶瓷烧造是明朝的国家大事。明初,浙江龙泉窑和江西景德镇都是陶瓷产业的主流,产品行销全国各地,广布海外市场,同时也供应官方使用。

明初景德镇正式设立御器厂,奠立了此后五百年景德镇官窑的规模与制度。此时的官窑,政府直接发下样式遣官管理,常制下品质与产量都有一定的控管,成品拣选后直接送至朝廷供皇室与官府使用。明朝官窑在永乐时开始在瓷器上书写皇帝年号,成为往后多数时期官窑的定制。明朝官窑产烧的永宣青花、成化斗彩、嘉万五彩,都可说是后代难以匹敌的成就。

此时一般民窑仍生产瓷器,官窑、民窑两者在品质、产量、窑炉形式,作坊运作模式乃至作品风格上,都有相当大的差异。

明晚期政治、经济变迁,社会多元价值并起,官窑虽有优良的原料,但管理松懈,技术无章,民窑反是与官窑互为竞逐消长。


清朝官窑的产烧,由皇家主导掌控,改善了窑厂制度与窑工待遇,因此使得官窑产品能一直维持当时代最佳的质量。盛清时期,康熙、雍正、乾隆三朝,在帝王亲自指挥和督陶官勉力监造下,产造出技术、釉彩、造形、纹饰皆一时之选的官样作品,气势非凡,有满州王朝致力融入汉文化脉络的仿古与创新,亦见融合当时东西洋异趣的装饰风格。

乾隆晚期,御窑厂委交地方官监督管理,官样风格逐渐淡去,民间大众化的趣味增加。嘉庆、道光时,虽仍承袭盛清风格,但数量、样式不复盛清生动、活泼的创造性。咸丰以后,内乱纷起,景德镇御窑遭兵毁停烧;同治年间太平天国乱后,一度复苏,掌政的慈禧太后积极经营个人用器,用色鲜丽。光绪后期,窑厂交由民间经营,所谓「官窑」,随着宣统帝退位、清代灭亡而结束。

本单元展区,依清朝时间序列展出,随着时间的流变,观者将能观察官窑瓷器样式,从盛世官样风貌走向民间大众趣味的演变过程。

国立故宫博物院
国立故宫博物院,俗称台湾故宫(博物院),为台湾最具规模的博物馆以及台湾八景之一,也是古代中国艺术史与汉学研究机构。馆舍坐落在台北市士林区至善路2段221号和台湾省嘉义县太保市故宫大道888号,一年可接待超过614万人次参访旅客,曾位列2015年全球参观人数第六多的艺术博物馆。

国立故宫博物院物典藏近70万件册的艺术品和文物,大部分是原先国立北平故宫博物院、国立中央博物院筹备处和国立北平图书馆等机构所藏来自紫禁城、盛京行宫、避暑山庄、颐和园、静宜园和国子监等处皇家旧藏;另有部分是编列预算购置,接收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日本归还部分文物,以及透过各界捐赠和征集而来。藏品时间跨度涵盖新石器时代至今长达8,000年,各类藏品分别交由器物处、书画处、图书文献处和南院处等4个策展部门管理,当中以长篇铭文的青铜器、古代早期的名家书画、善本古籍和官窑瓷器等搜藏最具影响力。展厅内是按照文物类别以编年方式系统性地陈设5,000余件展品,器物类展件相隔半年至2年轮换一次,书画和图书文献类展件为每3个月定期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