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与巨人,得特宫

得特宫的南部围绕巨人的画作,他们正拼命征服奥林匹斯山。这是卡洛五世和帝国敌人毫无意义的叛乱的寓言。壁画营造出一种特殊的氛围,突出了房间的洞穴状外观,类似于石窟或古墓。

大卫的凉廊
一个所有路径都交汇的地方:凉廊的一侧通向花园,另一侧通向d’honneur。查尔斯五世在1532年第二次访问曼图亚时赞叹了它。装饰凉廊的场景的主角不是传奇人物,而是旧约中的角色。他既是捍卫以色列的队长,又是击败歌利亚的年轻英雄,歌利亚爱上了美丽的拔示巴。壁画是各种画家的作品:卢卡·达·法恩扎(Ruca da Faenza),里纳尔多·曼托瓦诺(Rinaldo Mantovano),费莫·达·卡拉瓦乔(Fermo da Caravaggio),贝内代托·帕格尼(Benedetto Pagni)。值得一提的还有代表美德的粉刷和雕塑,其历史可追溯至17世纪。

从凉廊我们进入一个阳光灿烂的花园,花园里被一个艾玛德拉包围着,可追溯到另一​​个时期。凉廊的风格灵感来自拉斐尔(Raphael)创建的罗马别墅的原型。这个地方具有一系列不同的功能:它是一个娱乐场所,是为了荣耀王子;此外,这里还是进行舞台表演的理想场所。最后,它是最能概括整个宫殿的地方。在这里,壁画和装饰品产生的节奏反映了建筑的复杂性。

浮雕厅
访客经过大卫的凉廊,进入一个长方形的空间,里面装饰着代表古罗马神事和景象的灰泥装饰。这项工作是由朱利奥·罗马诺(Giulio Romano)的合作者之一弗朗切斯科·普里迈西西奥(Francesco Primaticcio)进行的,他在这里得到了乔凡·巴蒂斯塔·曼托瓦诺(Giovan Battista Mantovano)的协助。艺术家还为法国枫丹白露壁画的实现做出了贡献。灰泥分为桶形穹顶(分为25个正方形)和带状边框的两倍区域(界定边界)。一个奇怪的细节:其中一个场景是洗礼,相对于所代表的其他经典场景而言,没有上下文。所指的是罗马历史上的一集,叙述于图拉真专栏和罗马的马库斯·奥雷留斯专栏中。

这个令人印象深刻的穹顶的美丽之处在于白色图形和黑色背景之间的色差,从而创造出看起来像古老浮雕的东西。过去是通过幻觉唤起的,这些幻觉在这里讲述了现在的荣耀。

两条长条的细节显示出一群武装人员,以及似乎从墙里出来的马腿。在下部的左侧,可以辨认出皇帝骑着马带领着人们,他的手臂抬起,引领路。朱利奥·罗马诺(Giulio Romano)的第二个艺术参考也许是描绘安德里亚·曼特尼亚(Andrea Mantegna)在几十年前装饰的巨大胜利的圣塞巴斯蒂安宫(Palazzo di San Sebastiano)的绘画。此处的同一场景具有可塑性,并且比其绘画的对应对象动态性更差的人物被转换为标志。

灰泥是其中一个框架的细节,代表了两个即将战斗的武装人员。

皇帝大殿
在巨人大厅前,我们穿过皇帝大厅,颂扬古罗马的伟大,理想地先是亚历山大大帝的成就,亚历山大大帝的成就由他的父亲马其顿菲利普二世在朱利叶斯·凯撒和奥古斯都旁边代表。不确定Primaticcio和Rinaldo Mantovano是否是这些壁画的作者。在四个君主旁边,有两个长号,它们说明了正义统治者的美德。

在金库的中心,以浅蓝色和红色装饰着植物图案的灰泥装饰,中央广场上放着一幅凯撒的画,他命令庞培摧毁这封信。同样,这里的主题是尺子的坦率。通过销毁这些信件,凯撒阻止了庞培针对国家的阴谋公开,从而至少部分保留了他被击败的敌人的记忆。

亚历山大大帝在壁画的长筒船上装有一个珍贵的战利品盒子,里面存放着对他来说最珍贵的东西:伊利亚特和奥德赛之一。统治者的职责是培育艺术和文化,以便它们在整个历史中都可以活下来。

巨人厅
至今仍然令人着迷的奇妙艺术品:巨人大厅,这个房间看起来像个山洞,装饰着怪兽对奥林匹斯山和天堂发动攻击的雕像。木星为捍卫自己的孩子而战。朱利奥·罗马诺(Giulio Romano)将穹顶变成了一片天空,上面有一系列不同心的圆圈。这种观点达到了高潮,后来被许多艺术家所模仿,树冠下盖着众神之王的宝座。尽管有一只代表木星和帝国的鹰,但它显然是空的。整个表述也具有政治意义,因为它暗示了查理五世的胜利和他的敌人的失败。有趣的是看到画家(可能是里纳尔多·曼托瓦诺)

天空以一种奇怪而又连贯的方式像木穹一样在木星的树冠后面消失。天国以朱利奥·罗马诺(Giulio Romano)的艺术特有的方式封闭,将虚构的现实与人造空间相结合。十二列几乎被云遮住了,支撑着冲天炉的虚部并描绘出另一个圆圈,第三列相对于由云形成的圆和由顶篷形成的圆。结果是巨人打算摧毁的天体图。

巨人,巨幅人物,被描绘成饥饿的农民,意在抬高坐骑并将其扔向统治者的穹顶,出现在绘画的许多地方,同时被埋在他们试图翻腾的岩石下。这个故事说明了来自拉丁文学的神话故事,但是这里重要的是场面的活力,将叛乱分子的暴力转化为持续不断的旋转运动:巨人注定要掉入大地。

朝气蓬勃的宇宙的建筑落在叛军上,标志着非理性和盲目愤怒的失败。

格罗特施室
小房间,也称为八面房,装饰有生动的怪诞图案,代表着在植物环境中绘画的小人物。该作品的主要作者是卢卡·达·法恩扎(Luca da Faenza),而灰泥则是安德里亚·德·孔蒂(Andrea de Conti)的作品。

小丘比特在黑暗背景下的牌匾中扮演的小丘比特,由其他丘比特阻止。

烛台厅
这间屋子里的re是唯一可以追溯到朱利奥·罗马诺时期的作品。作者是Nicolòda Milano和Giovan Battista Mantovano。这是囚犯,军队的奖杯和百事场面的通常的经典表示。饰有长号和正方形的饰条的空间分布很复杂。

斯塔菲里(Staffieri)于1813年意识到这一点,便是追溯到16世纪的木制方格天花的装饰。

胜利室
该名称取自房间角落描绘的带翅膀的胜利,以及带有长号的两个成名标志。

如现代文献中所述,带在仿制半宝石的背景上包括雅致的彩绘怪诞。椭圆形隔断包含灰泥十字架和半球形胸像,也有浮雕。

灰泥归因于尼古罗·达·米兰诺(Nicolòda Milano),而油画则归因于Agostino da Mozzanica。房间的整体装饰可以追溯到1528年。这可以通过天花板中央的Gonzaga徽章中没有安装Olympus装置来确认。仅在1530年之后出现。

天花板的装饰特别值得一提:在一个独特的例子中,木制的保险箱用从下面看的日常生活场景装饰,清楚地参照了公爵宫的曼特尼亚新娘房。

一个年长的女人从孩子的头发上跳蚤,一个女人在闲逛,衬衫,一个年轻的女人在梳理头发,直接指着Mantegna,另一个正在阳台上接康乃馨花瓶。

得特宫
Palazzo Te是曼托瓦(Mantua)的一座历史悠久的纪念性建筑。礼仪建筑风格的一个很好的例子,受费德里科二世·冈萨加(Federico II Gonzaga)委托,于1524年至1534年间建造,是意大利建筑师朱利奥·罗马诺(Giulio Romano)最著名的作品。该建筑群现在是公民博物馆的所在地,并且自1990年以来就是Te宫国际艺术与文化中心,该中心举办古代和现代艺术与建筑展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