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国立故宫博物馆

国立故宫博物院[注1]位于台湾省嘉义县台北市和太保市,拥有永久收藏近70万件中国古代皇帝文物和艺术品,使其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文物之一。藏品涵盖了从新石器时代到现代的8,000年中国艺术历史。大部分藏品都是中国皇帝收藏的高品质作品。国立故宫博物院与故宫的故宫博物院有渊源,故宫博物院的艺术品和手工艺品的大量收藏是建立在明清两代皇帝的收藏上的。

历史
国民党和共产党之间的历史使故宫博物院(NPM)的文物搬迁到台湾,这些文物随后成为台湾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对NPM的历史回顾表明,它已继承了中国几千年的民族文化,并承担着保存和宣传文物的责任。NPM藏品中的大部分文物来自南京博物馆筹备部门故宫博物院(以前称为“国家中央博物馆”)。在上述文物中,多数以前由热河和沉阳临时宫殿拥有。这表示NPM当前的文物收藏包含来自故宫,热河临时宫殿,

国立故宫博物院的诞生:庆祝国立故宫博物院成立的国庆仪式
NPM的文物收藏包括从宋,元,明,清宫廷继承的文物。 NPM的发展与中国近代史紧密相关:1924年10月下旬,冯玉祥将军(1882-1948年)发动了北京政变。 11月4日,摄政总理黄甫在一次内阁会议上通过了《对清朝皇室特殊待遇条件的修订》,要求Pu仪皇帝(1906–1967)永久废除皇帝的称谓,清朝皇室一日游。第二天,张bi警察局长和国民代表李玉英(1881-1973年)在京畿道警卫司令卢中麟(1884-1966年)的陪同下,参观了紫禁城后方的皇帝寝室,并敦促废除皇帝。他的称呼,交出王国的官方印章,离开他的宫殿。 11月6日,国务委员会成立了清宫管治委员会,任命李玉英为主席,在清宫相关专业人士的协助下检查清宫所有文物。为了满足公众见证国家预防机制宏伟的愿望,清政府的处置委员会于1925年4月12日发布了《参观故宫博物院的暂行指南》,开放了故宫博物院。地上的宁静,工会大厅,天净宫殿,大德宫殿,光明仁慈宫殿,南方书房和上书房(现沉阳故宫博物院的中央路)。公众在1:00 PM之间进行访问下午6:00在星期六和星期日。 9月29日,清朝帝国财产管理委员会通过成立NPM达成了模仿法国和德国皇家博物馆的决议。开幕式在中华民国国庆日10月10日下午举行。 1925年10月10日,NPM正式成立。共有五条参观路线向公众开放。不断的政治动荡和变化挑战了国家预防机制的最初建设。幸运的是,庄云宽(1866–1932),江汉(1857–1935)和陈元(1880–1971)等文化主义者组织了一个警戒委员会,在各个军阀之间进行调解,以防止北洋军方干扰博物馆的运作, NPM将经历后续发展。 1928年6月,国民党政府成功完成了北伐战争,并获得了NPM的管理控制权。 NPM随后宣布了《国立故宫博物院组织法》,其中规定NPM为国民党政府的子公司。易培基(1880-1937)被任命为国家预防机制的负责人。在易局长任职期间,他在组织结构,文物保护,文物组织,建筑物翻新,展览展示和出版等领域有效地开发了NPM,从而引领了NPM运营的黄金时代。

国立故宫博物院搬迁:保护和传播国宝
1931年,日本关东军发动了奉天事件。该部队成功入侵了中国东北,对平津地区构成了严重威胁。NPM采取了认真的预防措施,仔细选择了最珍贵的文物,并将它们放置在各种容器中,以准备可能的文物迁移。1933年初,日军向豫关进发,并严重威胁北平市。NPM委员会因此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随后决定将这些文物向南移至上海(现上海)。2月6日,将装在13,427个容器和64个包装中的NPM文物分为五批,并按计划运送到了上商。所有工件均于5月23日到达目的地。在工件重定位过程中,来自其他组织的文物,例如展览品研究院,中央研究院,颐和园,内政部,国子监院和农业神庙,共计6194个容器和8个包裹与NPM的文物一起运输。1934年2月,国民党政府公布了《北平故宫博物院国家临时组织条例》,指定NPM和NPM委员会为行政院的附属机构。同年5月,马衡(1881-1955)被任命为NPM的负责人,他随后开始检查和保存NPM制品。1935年,NPM收到了在英国伦敦举行的国际中国艺术展览的邀请,NPM接受了邀请以展示其珍贵的文物。该活动引起了热烈的反响。1936年12月,建造了朝天宫和NPM分馆。这样,文物就从上海搬回南京,并存放在宫殿里。

1937年,马可波罗大桥事件发生,迫使NPM再次将其文物分三批转移到远离战区的三个不同位置;第一批(经南方路线运输)包括80箱经过汉口,武昌,长沙,桂林,贵阳和八仙(四川)地区的文物;第二批(通过中央路线装运)包括了9,331箱经过汉口,宜昌,重庆,宜宾和乐山地区的文物。第三批(通过北部死记硬背运送)包括7,287个集装箱的文物,这些文物穿越了徐州,郑州,西安,宝鸡,汉中,成都和峨眉。在第二次中日战争期间,NPM在参加许多国内外展览时都大力保护其文物。1940年初,新罕布什尔州国民党从“第一批”中挑选了一百件文物(这些杂物是从南部路线运来的;这些文物包括绘画,丝绸挂毯,玉器和青铜器)参加了在莫斯科举行的中国艺术展。苏联列宁格勒。1942年下半年,新国民党参加了在中央图书馆重庆分院举行的第三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为了鼓励战争期间的士气高涨,新罕布什尔州立大学导演马衡于1943年12月至1944年4月在国家中央图书馆重庆分馆和贵州省美术馆举办了北平故宫博物院绘画展。

赢得战争后,先前已转移到西部的NPM工件按以下顺序运回:第一批,第三批和第二批。这三批货物首先在重庆收集,然后通过海运运回北京。1947年底之前,这些文物已全部归还。为感谢人民在此期间为保护文物而提供的帮助,NPM于1946年底在成都中正公园市民教育博物馆举办了一次展览,展示了古代乐山办事处藏书画名作;该展览被称为“第二次中日战争后台湾文化史上的重大事件之一”。

同样,为了避免日本在第二次中日战争中发动的进攻,国家中央博物馆的筹备部门(以下简称“筹备部门”)也迁至了巴苏(俗称四川)。关于国家中央博物馆,它是由教育部在行政院批准下于1933年在南京成立的。中国科学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所长傅斯年(1896-1950)被任命为筹备部主任。筹备部的文物收藏主要包括根据中央政治委员会在其第377次会议上通过的决议分配给(内政部)古物研究所的文物。在1937年底,筹备部门被命令与NPM的“第二批”文物(即通过中央路线运送的文物)一起向西迁移,其中筹备部首先通过海上运输到达汉口;该部门于次年再次搬迁,并在新城市设立了新办公室。同时,筹备部门从重庆大学借地,与中国科学院沙坪坝分校建立临时仓库。1939年5月,筹备部获得批准,将其办公室迁至昆明。因此,它伴随着NPM的第二批文物来到了四川乐山。在1940年夏天,筹备部接到命令,要远离战区,

当日本于1945年8月宣布无条件投降时,筹备部立即准备复员。随后开始了运送存放在李庄和乐山的文物的行动;它们于1947年12月完成。1948年5月,筹备部与NPM举行了盛大的联合展览,以庆祝人文学院大楼的建成。

国立故宫博物院的到来:珍宝运到台湾,博物馆的建造和装修
1948年秋天,中国共产党开始在中国共产党革命中占上风。1948年11月10日,NPM执行董事朱家华(1893-1963),王世杰(1891-1981),傅斯年,徐洪宝(1881-1971),李吉(1896–1979) ,杭力吾(1903–1991)聚集在翁文浩导演(1889–1971)的家中,主张将神器杰作运到台湾。楚执行董事还建议将国家中央图书馆藏书中的珍贵书籍运到台湾,而傅斯年建议将中国科学院历史语言研究所藏书中的考古文物送往台湾。1948年12月上旬,国家中央博物馆理事会通过了一次会议,规定最珍贵的文物应运至台湾,其余文物应尽可能运至台湾。1948年12月21日,将分别存放在320和212个容器中的NPM和筹备部门的文物通过一艘海军船运到基隆。在海军舰船上发现的其他货物包括历史与语言研究所,中央研究院,国家中央图书馆和外交部的文物,书籍和条约(包装在240个容器中)。1949年1月6日,第二批文物,包括NPM文物(1,680个容器),筹备部门文物(486个容器)以及中国科学院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的文物,书籍和地图中央图书馆和北平图书馆(1,336个容器),由一艘商船发送。1949年1月30日,由海军舰船运送了第三组文物,其中包含NPM文物(972个容器),筹备部门文物(154个容器)和国家中央图书馆文物(122个容器)。

容器到达台湾后,除中国科学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的文物外,所有文物都存放在台湾制糖公司台中制糖厂的仓库。中国科学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文物保存在杨梅。1949年8月,行政院为了应对当时的战争环境,暂时将NPM,筹备部和国家中央图书馆合并为一个单位。该部门被命名为国家中央博物馆图书馆联合管理办公室(以下简称“联合管理办公室”),该办公室由教育部负责监督。1950年4月,由联合管理办公室在台中五峰五沟北沟设计的文物仓库竣工,所有运到台湾的文物都被转移到了上述地点。1950年5月,行政院改组了国家预防机制和筹备部理事会,成立了一个共同理事会。该委员会负责管理这两个部门。1953年3月,联合管理办公室在北沟仓库附近的山上建造了一个小洞穴,以便在紧急情况下可以立即存储最珍贵的文物。1954年9月,对送往台湾的所有文物的检查和清点工作完成。尽管这些文物是在战争时期和通过各种运输手段(例如,通过海上和陆运)交付的,但它们所遭受的损失很小。1956年12月,北沟美术馆建成并于1957年3月开放供参观。

1961年5月,联合管理办公室应邀参加了在美国举行的中国艺术瑰宝展览。联合管理办公室接受了上述邀请,并举办了一年多的展览,赢得了美国公众的赞誉和赞赏。台湾政府意识到北沟的地理位置太偏僻,无法吸引国内外游客,台湾政府很快决定在台北郊区的怀双溪建立一个新博物馆。1965年8月,NPM大楼的建设完成。行政院开始将筹备部门的文物移入国家预防机制,并宣布了《故宫博物管理委员会临时组织条例》,指定管理委员会为行政院的附属机构。王云武(1888–1979)被任命为第一届管理委员会主席,而姜福聪(1898–1990)被任命为NPM董事。1965年11月12日,新的台北国家博物馆内部开放,在六个独立的美术馆和八个不同的美术馆中展出了1,573件文物,包括书法,名画,青铜器,挂毯,瓷器,玉器,古玩,珍本和历史文献。艺术画廊。1965年11月13日,NPM正式向公众开放。历史文献分别在六个独立的美术馆和八个不同的美术馆展出。1965年11月13日,NPM正式向公众开放。历史文献分别在六个独立的美术馆和八个不同的美术馆展出。1965年11月13日,NPM正式向公众开放。

国立故宫博物院的发展:确保文化基础和参与综合发展
当联合管理办公室设在台中时,由于建筑物,人员和资金有限以及博物馆业务不佳,国家预防机制和筹备部门在很大程度上只从事物品的分类和保存。台北外双溪新NPM大楼的竣工以及NPM与筹备部的合并,促进了博物馆建筑的扩建,并增加了人事费用的资金,使NPM能够组织和策划展览。因此,国家预防机制逐步完善和发展。

在姜福聪院长的指导下,国家预防博物馆开展了以下活动,以期成为一个更完整的博物馆:(1)经过反复的建筑和人员扩充,以扩大展览面积并加强组织结构;(二)接受国内外收藏家的借出或捐赠的文物,古玩,书画,善本等,使藏品更加完整。(3)将文物分类为不同的类别,并使用统一的系统对其进行编号,以方便文物的收集管理和文物的显示;(4)改造文物的存储空间,以创造良好的存储环境;(5)在举办系统,定期主题展览之前进行研究和与研究相关的验证;(六)对博物馆人员进行了巡回专业培训,以确保他们充分了解各种文物的起源,历史和有关轶事,以促进文化艺术的传播;(7)安排中小学生免费参观,以使文化艺术导向知识在学生心中成长;(8)策划并策划台湾各地的精致文物旅游展览,以履行博物馆提供社会教育的职责;(九)派出博物馆工作人员出国深造,发展专业的博物馆工作人员;(10)与大学合作,以科学的方法对NPM制品进行系统的评估;(十一)促进国际博物馆和学术交流,推动博物馆人员组织研究成果;(12)出版了各种期刊和目录,以促进人工制品信息的传播。总而言之,NPM在各个领域都进行了扩展和发展,从而使其发展成为一个现代化的博物馆。

1983年初,秦孝义(1921-2007)被任命为NPM的董事。为了使国家预防机制得以发展和扩大,国家预防机制采取了以下措施:(1)从临时机构改为行政院的附属机构,以建立能够更好地满足其发展需要的组织体系;(2)升级硬件系统,以创建具有恒定温度和湿度的展览和展示空间;(三)更新科学设备,生产出最先进的历史文物保护设备;(4)编制用于购买文物的年度预算,并收集各个部门的文物,以使NPM拥有除从帝国法院传下来的文物之外的其他文物;(5)促进专业研究,研究文物起源,加强文化艺术研究;(6)通过定期举办人工学习研讨会,并考虑幼儿以及中小学生的需求,实现了博物馆作为社会教育中心的功能;(七)招募国内外志愿者,对志愿者进行文物旅游相关专业服务方面的培训;(八)按照传统园林的概念新建和改建的园林,为公众提供休闲活动的优质场所;(9)在NPM移居台湾后进行了第二次文物清点工作,以确保和展示NPM的文物收藏的完整性;(10)进行了第四次博物馆扩建,使NPM图书馆大楼成为研究中心和多元化的展览馆;(11)大力开展国际艺术交流,克服台湾离开联合国后国际文化合作中的障碍(例如,法国和美国的NPM策划展览,为随后的国际贷款展览树立了典范);(12)与台湾私人文物收藏家合办展览,以鼓励公众收集古代艺术品;(十三)从中国大陆和西方国家进口出土文物,以扩大台湾人民的视野;(14)举办NPM文物展览,为生活在偏远地区的人们提供观看NPM文物的机会;(15)运用了数字技术,开发了人工制品收集管理系统,

国立故宫博物院的前景:二十一世纪的发展计划
在2000年5月至2008年NPM主任杜成生(1944–),施寿谦(1951–)和林文利的指导下,NPM取得了进一步的进步,具体如下:(1)提高了当地意识,通过各种教育和公众宣传活动向公众介绍了展览;(2)改善了NPM主楼的公共空间,展览流程和周围环境,并完成了NPM主楼的抗震加固工程;(3)在德国和奥地利举行的贷款展览中使用精选的神器杰作来推广NPM的神器和艺术;(4)计划建立NPM南部分支机构,以促进台湾北部和南部文化文物的平衡;(5)开始收集其他文物,并与外国研究机构合作促进亚洲各个国家的文化研究,从而为NPM南方分部的文物收集和展示奠定了基础;(6)开展与NPM文物形象品牌许可相关的业务,鼓励国内外设计行业将传统艺术元素与NPM文物相结合,创造文化创意商品;(7)促进了与文化创造力相关的发展,从而使工艺品具有时尚外观和新的文化价值。(6)开展与NPM文物形象品牌许可相关的业务,鼓励国内外设计行业将传统艺术元素与NPM文物相结合,创造文化创意商品;(7)促进了与文化创造力相关的发展,从而使工艺品具有时尚外观和新的文化价值。(6)开展与NPM文物形象品牌许可相关的业务,鼓励国内外设计行业将传统艺术元素与NPM文物相结合,创造文化创意商品;(7)促进了与文化创造力相关的发展,从而使工艺品具有时尚外观和新的文化价值。

从2008年5月至2016年5月,国家预防机制董事周功信(1947–)和冯明初(1950–)指导国家预防机制取得以下成就:(1)进行了组织转型以完善其管理结构;(2)在NPM移居台湾后进行了第三次文物盘点,以确保NPM的文物收集的完整性;(三)加强两岸博物馆之间的互动交流,促进合作展览和出版物的发展;(4)举办了一系列以开发和培训为导向的学习营,以扩大台湾的文化创意产业;(五)为各年龄段的游客设计教育艺术活动;(6)规划了大故宫博物院扩建工程,延长了博物馆的开放时间,并改善了游客接待区;(7)利用数字归档技术来增强工件显示;(八)在日本举办了巡回展览,以促进文化交流;(9)开设了NPM南方分公司,并策划了10个开幕展览。

转型:从本地到国际
故宫博物院(NPM)藏有大量珍贵的中国文物,并起着保护人类和艺术史的作用。2016年5月,林正毅(1959–)被任命为NPM的董事。林主任在上任后提出了“将地方产业转变为国际产业”的愿景,强调了NPM的多样性,专业性和国际性,并使其年轻化,面向公众和以本地化为中心。随后举行了许多多样化的活动,将国家预防机制和公众联系在一起。在2016年,NPM诞生了91岁,被公认为世界主要博物馆之一。2018年7月,陈志南(1947–)被任命为NPM的主任。陈主任提出了一系列行政优先事项,包括改善和加强新南威尔士州北部分院的设施,为新南威尔士州南部分院的景观和交通制定初步的改善计划,为新南威尔士州南部分院制定与未来展览主题和空间分配有关的计划,策划新南威尔士州展览,并与外国博物馆进行国际合作以举办国际展览。通过提高NPM的软件和硬件质量,NPM希望赢得台湾公众的喜爱和认可,丰富台湾的社会和文化基础,并吸引更多游客。2019年2月,吴密察被任命为NPM的董事。吴主任就任后提出“以访客为中心”的概念

博物馆大楼

北部分院
台北故宫博物院的主体建筑是由黄宝玉设计的,建于1964年3月至1965年8月。由于空间不足,无法展示60万件文物,故该博物馆于1967年,1970年,1984年和1996年进行了扩建。博物馆进行了新台币2千1百万元的重大翻新工程,对博物馆进行了改造,使其更加宽敞和现代。翻新工程关闭了博物馆部分的三分之二,并于2007年2月正式重新开放。

常设书画展每三个月轮换一次。在特定时间可以参观博物馆的约3,000件藏品。这些展览虽然简短,但非常受欢迎。2014年,该博物馆组织了全球三大最受关注的展览,包括唐寅的绘画和书法作品,以及当代画家重新诠释的清乾隆皇帝的画像。

南部分院
国立故宫博物院的南部分馆位于台湾嘉义县大宝,占地70公顷(700,000平方米)。地面上还有一个湖泊和亚洲风格的花园。南部分支的规划始于2000年。该建筑由建筑师Antoine Predock设计,于2005年开始建造。但是,由于严重的施工延误以及承包商与博物馆之间的纠纷,该公司于2008年退出。周公信于2010年8月表示,该项目的新建筑师姚明(Kris Yao)将动工,预计于2015年完成建设。该项目耗资新台币79亿元(合2.68亿美元),占地70公顷(700,000平方米)。博物馆本身总面积为9000平方米,是由台湾公司Artech Inc.设计的。

馆藏
国立故宫博物院的藏品主要涉及中国历史文物。馆藏中的许多作品都是杰作,使博物馆成为众所周知的中国文化宝库。

到达台湾后,故宫博物院和国立中央博物馆筹备处的藏品被临时存放在台口(台中五峰)。1965年,这两个博物馆在台北外双溪成立,现在被称为故宫博物院。故宫博物院的藏品包括46,100件古物,5,526幅书画和545,797件稀有书籍和文献。国家中央博物馆的收藏品包括11,047件古物,477件书画和38件稀有书籍和文献。总的来说,这些藏品包括608,985件文物。

国立故宫博物院目前的收藏品不仅包括上述两个机构带到台湾的物品,而且还包括博物馆在台湾正式落成后进行的收购。这些新增加的内容包括来自其他机构的转帐,对博物馆的捐赠以及博物馆的购买,其中后两项最为重要。

北京的故宫博物院和国家中央博物馆筹备处在将其藏品转移到台湾之前就已经开始扩大其藏品。1934年,故宫博物院购买了一个称重尺寸(出自甘肃定西县城沟驿)。日本战败后,博物馆接受了郭宝昌先生家族的陶瓷捐赠以及德国鉴赏家维尔纳·詹宁斯先生的尚周青铜器的捐赠。国立中央博物馆筹备处还从刘氏家族(山寨),于氏家族的剑屋和荣氏家族的青铜器中购买了珍贵的青铜器。

自从在台北开幕以来,故宫博物院从未停止过扩大其收藏范围。1969年制定了一套准则,以便利用预算资金进行收购,并鼓励私人捐款和委托。

在这些珍贵的宝藏中,还有一些更显着的例子,包括清朝宫公的檀香家具,北宋陈伯的书法作品,北宋苏Shi的“冷食纪念”卷轴。王朝,唐代的“春雷”古筝,春秋时期的子-一套铃铛,北魏及以后的镀金青铜佛像,唐玄宗使用的玉碑以向天皇致敬。地球,南宋朱Xi的《易经的西周篇》和张大千的绘画《庐山》。博物馆还购买了许多史前玉器,商周青铜器,陶瓷,以及从嘉庆皇帝(清朝)到近代的著名书画作品。这些收购都填补了原始藏品中的空白。

统计
自从博物馆于1948年开始将藏品带入台湾以来,在1951–1954、1989–1991和2008–2012中已经进行了3次完整的库存检查。根据官方报告,该博物馆收藏了中国书法,瓷器,青铜器,绘画,玉器。以及其他许多文物,其中22%(13,491箱中的2,972箱)最初是从紫禁城向南运送的。其他增加包括从其他机构转移,捐赠和博物馆购买的物品。蒋介石在他的国民党军队于1949年逃离大陆之前,就带走了许多这些文物。博物馆已收藏了近700,000具具有重要历史或艺术价值的文物。使用此大小的收藏集,在任何给定时间仅展示该收藏集的1%。

值得注意的项目
博物馆收藏了一些珍贵的物品,这些都是其收藏的骄傲并享誉全球。国立故宫博物院的文物跨越了数千年,流派多样。

金工
在青铜器收藏中,由周礼王委托创作的《宗周中》(周钟)是他根据皇室法令铸造的最重要的乐器。西周晚期(公元前1046年至771年)的毛公鼎(毛公爵的大锅)到目前为止是中国最长的青铜铭文。

陶瓷
在不到80种幸存者中,有21件作品,该博物馆收藏了世界上最大的Ru瓷器,Ru瓷器是中国最稀有的陶瓷之一,专门为宫廷制造,是宋代五大窑炉(960-1279),以及鼎瓷,钧瓷,关和葛;博物馆有所有这些的主要收藏。明(1368–1644)和清(1644–1912)两朝的官窑所制瓷器,例如明代成化的斗彩瓷器和清初的彩绘瓷器,也都具有卓越的品质。

雕刻品
博物馆中最受欢迎的玉雕作品之一是玉白菜。这是一块翡翠,雕刻成卷心菜头的形状,叶子上伪装着大小不一的蚱hopper。附有皱纹的半透明叶子是由于翡翠各种自然颜色的精巧组合,从而再现了真正白菜的颜色变化。肉形石头经常与翡翠白菜一起展出。一块碧玉,一种玛瑙,其地层巧妙地用来制作出用酱油煮熟的猪肉片。染色和纹理化的表面使皮肤,瘦肉和脂肪层难以置信地栩栩如生。

展出了其他各种材料雕刻,例如竹,木,象牙,犀牛角和果核。橄榄石雕刻船是用橄榄石雕刻而成的小船。装备精良的设备令人难以置信,雕刻有带顶棚的甲板和可移动的窗户。内部有椅子,桌子上的餐具和八个人物,分别代表了苏适《红崖上的后颂》中的人物。底部刻有分钟字符,整个300多个字符的文字带有日期和艺术家的名字。

书画
国立故宫博物院的画作可追溯至唐朝(618–907)至近代。藏品涵盖了一千多年的中国画,涵盖了广泛的流派,包括风景,花鸟,人物画,边界画等。该系列中最受欢迎的绘画是《清宫版》。清明节期间的河道,由五位清朝宫廷画家(陈牧,孙虎,金坤,戴宏和程志道)组成。元代黄公望的《富春山(吴庸版)》是最稀有,最具戏剧性的作品之一。春天在山间小道上行走是另一项重要的工作。博物馆收藏了来自主要书法家,学者和历史上重要朝臣的大量书法作品。

善本和文件
国立故宫博物院的珍藏书籍范围从宋朝(960-1279)和元朝(1271-1368)到明朝(1368-1644)和清朝(1644-1912)朝代,总计超过200,000册。例子包括永乐百科全书和四库全书(四库全书)。

博物馆里的历史文献包括“九满洲荡”,一套满族档案,这是满文老当的原始资料,也是满族早期历史的主要来源。其他官方文件,例如法院档案,也可供研究清朝的历史。